他们为了演戏而折磨自己,为电影牺牲巨大

添加:2018-12-15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许多人羡慕好莱坞影星们光鲜亮丽的外表,以及他们天价的酬劳;但你知道吗,有些影星曾后悔当初答应接下并拍摄某些电影…  因为——他们此后的生活受到了严重的影响,也让该剧演员留下了一辈子挥之不去的阴影!大家

许多人羡慕好莱坞影星们光鲜亮丽的外表,以及他们天价的酬劳;但你知道吗,有些影星曾后悔当初答应接下并拍摄某些电影…

  因为——他们此后的生活受到了严重的影响,也让该剧演员留下了一辈子挥之不去的阴影!大家在享受恐怖片带来的刺激时,也不能忘了感谢这些为了将最好的一幕献给观众们,而牺牲了自己的好莱坞演员们。


荒野猎人(The Revenant)

莱昂纳多·迪卡普里奥(Leonardo Wilhelm DiCaprio)

《荒野猎人》让小李子成功夺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,开启了他的事业;却也让他留下了不美好的回忆。为了这部电影,李奥纳多吃尽了苦头。

  作为素食者,莱昂纳多放弃了自己吃素的原则。为了这部电影,他狂吃未经烹调、完全没有加料的生肉,以真实反映出生食的状态,给观众带来「荒野求存」最真实的画面与感受。每当回想起电影里被虐的每一幕,都让李奥纳多心有余悸。






悲惨世界(Les Misérables)

安妮·海瑟薇(Anne Hathaway)

电影里,安妮·海瑟薇消瘦的样子、极短的头发,以及她悲伤地唱着「我曾有梦(I Dreamed a Dream)」的画面,相信至今仍令看过的人难以忘却吧?

  当时,海瑟薇为了让自己爆瘦,采取了非常极端的做法;同时,她所饰演的角色活在绝望中。让人没有想到的是,这样的情感竟然被带进了她的真实生活中,假戏真做了!

  电影杀青后,她仍无法从那样的情绪中抽离,长期如此更使她对周遭的一切感到忧郁。虽然这让安妮·海瑟薇成功夺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,但得承受这样的代价,令大家为她感到难过。





着魔(Possession)

伊莎贝尔·阿佳妮(Isabelle Yasmine Adjani)

电影里,伊莎贝尔饰演自认为被魔鬼缠身的女主角。她在戏里精湛的演技,受到大家的好评,也让人因她能把该角色演得如此疯狂,而深感敬佩。

  然而,伊莎贝尔受访时表示,她不仅在电影里疯了,就连自己的现实生活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。饱受精神折磨的她感到非常痛苦,虽然夺得最佳女主角奖,但对她而言,简直得不偿失。






招魂(The Conjuring)系列

帕特里克·威尔森(Patrick Joseph Wilson)、维拉·法米加(Vera Ann Farmiga)

此电影系列是恐怖片大师温子仁(James Wan)的作品,也是许多影迷心中近几年最佳的恐怖片;却改变了电影里的华伦夫妇的现实生活。


饰演华伦太太的维拉·法米加早在拍摄第一部电影时就表示,她会常常感到神经紧张,甚至见到一些奇怪的现象。

至于饰演华伦先生的帕特里克·威尔森表示,自己起初并不太相信鬼的存在。但自从他在拍摄第二部电影时,明显感受到自己好像出了点状况;且家里也时常出现灵异现象,让他彻底改变了自己原先的想法,深信自己把鬼带回家了!



吵闹鬼(Poltergeist)

乔贝兹·威廉姆斯(JoBeth Williams)

如果说电影里着画面,在乔贝兹旁的死尸是真的,你相信吗?

  据说,当时由于经费不足,没法制作逼真死尸,剧组只好把真尸投入拍摄现场。与之演对手戏的乔贝兹表示,这除了让她在当时感到惊吓外,更影响了她现实的生活。

  她认为,自拍摄后,她就面对被鬼缠身的问题——她回到家后,墙上、桌上的东西常常都会异常歪斜。






闪灵(The Shining)

谢莉·杜瓦尔(Shelley Duvall)

这是几乎把人逼疯的电影,看着就让人感到害怕,更甭想饰演电影里的女主角谢莉有多害怕了。

  谢莉表示,在楼梯上崩溃大哭的画面,是整部电影里,让她不断感到崩溃、害怕得痛哭的原因;这甚至让她每天几乎得哭上至少12小时。同时,拍摄期间也没有一些恐怖电影片场的欢乐状态,使她在拍摄前后都承受着很大的精神压力。





惊魂记(Psycho)

珍妮特•利(Janet Leigh)

电影里,在浴室里回头的尖叫女子在人们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虽然对大家来说,这只是电影里的某段剧情;但对于饰演受害女子的珍妮特•利,却不是这样。

  她曾表示,自拍摄了这部电影后,她再也无法好好地洗澡。她不敢背对门,也不会拉帘子,以保持视野能见度——拍摄这部电影,让她有了一辈子的阴影。



驱魔人(The Exorcist)

琳达•布莱尔(Linda Blair)

提起驱魔人,相信不少人会想到「走路四肢着地倒着走」的画面。电影里,被恶灵附身的小女孩由当时的童星琳达•布莱尔饰演。

  饰演这个变态又恐怖的角色,不仅让琳达有了阴影,而且由于媒体的采访一直与鬼有关,让她觉得非常恐怖。当时,年纪不大的她,却承受着日益增加的精神压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