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靠导演够大胆、这些经典的选角成就了惊艳角色!

添加:2018-12-15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经典的选角案例,演员与角色的关系,当然既要有针尖配麦芒的令人叫绝,也要有非你莫属的不可替代。就像费雯丽模仿郝思嘉的回眸一睨,赫本在镜头前像公主那般纯真一笑,只需一刹那,即在银幕上定格为永恒,并且,难以

经典的选角案例,演员与角色的关系,当然既要有针尖配麦芒的令人叫绝,也要有非你莫属的不可替代。就像费雯丽模仿郝思嘉的回眸一睨,赫本在镜头前像公主那般纯真一笑,只需一刹那,即在银幕上定格为永恒,并且,难以超越,也无法复制。还好,在她们的芳踪已遥不可追以后,仍有不同时代、不同国度的天令我们为之惊艳。

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娜塔莉-波曼&马蒂达

娜塔莉-波曼年纪轻轻就塑造了很多个经典银幕角色,但若是要选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,毫无争议是马蒂达!为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试镜的时候,吕克-贝松嫌她年龄太小无法驾驭早熟的马蒂达,但事实证明波曼最擅长的就是演出比她年龄更为成熟的角色。



这个信念坚定的姑娘,坚信自己是马蒂达的最佳人选,于是她又折回来擅自来了一段精彩绝伦的表演,终于获得了成功。当马蒂达夹着烟骑在栏杆上冷冷地问莱昂“是人生就很悲惨,还只是童年时如此?”时,我们可以大胆相信,这个聪明过人又异常冷静的姑娘,必将成为明日之星。



《天使爱美丽》 奥黛丽-塔图&艾米丽

那双乌黑的、天真无邪的大眼睛成了奥黛丽-塔图的标志,也是让她成为艾米丽人选的最初原因。导演皮埃尔偶然间路过一张海报,被画面上塔图的眼神所吸引而邀她试镜,10秒钟后,她就成为了天使艾米丽。



该片的故事从1974年就开始酝酿,可谓是导演多年心血的结晶,但看起来它又是塔图一个人的电影,镜头从头至尾都在随着她移动,我们倾听她的心声、分享她的秘密,十足的田园风情和法式浪漫。塔图的成功之处,就是用收放自如的演技将她本人的轻松惬意和艾米丽融为一体,让我们知道她在表演,却又深信不疑她就是艾米丽。



《霸王别姬》 张国荣&程蝶衣

是尊龙拒绝了这次演出,我们才得以看到张国荣版的《霸王别姬》。陈凯歌启用没有任何戏曲功底的香港演员来演程蝶衣需要智慧,而张国荣挑战如此高难度的角色更要灵气、才气和勇气。



除了天生一张俊美的俏脸画满油彩就可以现用之外,京剧的唱念做打、舞台身段都是临时恶补,这些都是外在,角色内心的愁肠百转、压抑扭曲,才是张国荣遇到的最大挑战。

这与他当时的处境也颇有类似,演艺事业的瓶颈状态、云遮雾障的同性恋身份,让他对程蝶衣的内心更能感同身受。而经历这部戏之后,再也无人可以质疑他的演技,感情状态也是云开日出,他用程蝶衣这个角色让自己化茧为蝶。



《古墓丽影》 安吉丽娜-朱莉&劳拉

当年电影《古墓丽影》选角,千万游戏迷网上投票选出了安吉丽娜-朱莉,影片导演也如是说:“我要找一个有点边缘,有点阴暗的女人。”他看中的正是朱莉身上叛逆、边缘的气质。



结果影片很糟糕,朱莉却大红大紫。穿上紧身衣,扬起不羁的嘴唇,她就是在荒漠里奔跑的性感劳拉,这部不成功的动作片里最成功的亮点。虽然朱莉的演技早在《古墓丽影》之前已有奥斯卡奖的肯定,但事实的确是,从劳拉以后,安吉丽娜-朱莉方才开启她登陆各大“最性感”、“最赚钱”、“最有权势”排行榜的好莱坞一线女星生涯。



《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》 休-格兰特&查尔斯

《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》的最大贡献,不是作为小成本影片登顶英国年度票房榜首,而是为我们奉献了“万人迷”的英伦情人:休-格兰特。

选角时没人看好年届三十还半红不紫的格兰特,该片编剧直呼他像个“精致的蠢货”,连格兰特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傻傻地站在那里试镜。但奇迹往往就发生在不经意之间,格兰特演了总是弄巧成拙又罗曼蒂克的查尔斯,并且用他羞涩文雅的英伦气质征服了好莱坞,由此迈入真正的国际大牌行列。

此后他几乎成为爱情轻喜剧的御用男角儿,红得发紫的得票房灵药,而这美好的一切,都是从当年那次大家都不看好的选角开始的。